FEATURE

唱出自己的傷痛與憂愁,陪伴著你我繼續前行!HUSH:「也許此時此刻某個角落、某個人,是需要我的聲音,那我就覺得好過點。」

作家 / Alec 報導

HUSH從詞曲中所透露的溫暖,恣意渲染著每一個聽眾,就像是〈衣櫃歌手〉的歌詞寫到:「某一次曾經救了自己那首歌,等待著被吟唱」因此,HUSH唱出自己的傷痛與憂愁,陪伴著你我繼續前行。

 

將脆弱轉化成鼓勵

才剛於11月發完單曲〈衣櫃歌手〉的音樂才子HUSH,隨即又把心力投入到演出上。相當忙碌的他,直言沒有意外的話,新專輯的製作將在明年開始。談到下一張專輯,HUSH坦言這幾年都一直在想的事情是「本位演出」,「前兩張雖然都是自己的創作,可事後再回顧,如果以舞台劇來形容,就好像我站在台上,然後念一個我寫的劇本,可是這個故事是別人的故事。就覺得好像還是躲在劇情的背後,好像還不是一個很完全、全面的我,放在音樂作品裡讓大家看到。」

軍綠色西裝夾克、軍綠色工裝褲、軍綠色綁帶長靴 by BALMAIN

因此,HUSH很感謝去年能有出書《娛樂自己》的機會,讓他能透過文字,直觀自己的內心深處,「我覺得出書這件事情比出唱片還赤裸,文字篇幅很長,可以講很多瑣碎的事情。這幾年的主要想法,還是回歸到自己的生活上,好像可以更自在地把自己的脆弱表達出去。我以前不希望用負面情緒,讓大眾買單,但現在覺得那些負面、脆弱的感受,對我而言都是創作上的養分。如果我可以把這些東西轉換成一個好的結果,也許這些歌也能作用在別人身上。」

 

相信心中的自己

至於最新單曲〈衣櫃歌手〉的發想,HUSH表示其實是從一個APP而來,「因為有段時間大家不出門,只能關在家裡,剛好因為有這個APP誕生,大家能在線上包廂裡各種嬉鬧。雖然看不到彼此,但光是聽聲音,就覺得很多人更放得開了。就體驗到了各行各業的人,都在這個APP裡面,得到一個很短暫的釋放。這過程讓我萌生了這個題目,『衣櫃歌手』這幾個字,可以講很多事情。尤其衣櫃就像所謂的框架,你很想突破,想去到衣櫃外的世界,也許還沒有足夠的膽量與勇氣。我想這樣的過程,放在各行各業、各種性別上都會發生,尤其是傳統的框架,綁住一個人對未來的想像。」

異材質套頭毛衣、打摺造型長褲、Chadd多功能斜跨包 by BALLY

在與MV導演討論影像要如何呈現時,其實很快就鎖定了與傳統技藝—歌仔戲,「我想要這首歌在音樂、影像上,都可以觸及到更多的人。尤其現在在媒體、大眾的印象上,歌仔戲往往是一個正在式微的產業。從歌仔戲出發是一個很棒的起點,加上歌仔戲很多時候需要女扮男裝,或是不同的裝扮,台前扮演一個角色,台後回到自己身分,那個差異很符合衣櫃歌手想要表達的事情。」

軍綠色西裝夾克 by BALMAIN

另外,在這首歌的MV裡,也設置了有趣的小巧思,像是最後的謝幕,是用真實歌仔戲謝幕的段落當作結尾,抑或是畫面突然收黑,讓觀眾看到黑鏡中的自己等等,都是HUSH的構想,「其實我們在選歌仔戲這個主題時,很怕會不會有文化挪用的問題,或是MV中的女主角想要成為歌手,反而造就高低的落差。所以最後MV的結尾是歌仔戲『期待再相會』,觀眾本來在劇情裡面,在那個瞬間就變成像在台下的觀眾。」對於這首歌,HUSH也在自己的社群上提到,「希望用這首歌、這些照片和念頭,對你說,無論現在在怎樣的幽暗之中,相信自己有光芒。」

 

每首歌的主題就像張畫布

HUSH從出道以來,也收到許多邀歌的任務,像在今年HUSH就以〈安和〉一曲得到了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!對於得獎是否會影響後續的創作,他表示其實只有得獎那一個月內,偶爾寫歌時,腦中會閃過「現在是不是要寫些更厲害的歌」的想法。至於對之後的創作會不會有更大的壓力?他坦言自己早已過了那種擔憂的時期,「現在拿完獎的興奮感已經消退,回到寫歌這件事情上,就變得比較沒那麼患得患失。」

比起幫自己寫歌,HUSH也提到其實幫別人寫歌相對來的輕鬆許多,「因為會給我題目。那個題目等於是一張畫布,我知道畫布的邊界。比方說我要寫悲傷的歌,就不可能去塞慶祝歡樂的字眼。所以我在寫的時候,會自然知道哪裡需要回頭,可在寫自己的歌時,就少了那個畫布,很像是沒有給自己題目,反而是根據自己的經驗、記憶,沉澱出一個心得後,才寫出一首歌。沒有邊界,可能會寫著寫著就迷路。」

橘色 BALMAIN LOGO 印花長袖衫 by BALMAIN

除了音樂外,HUSH在舞台劇的經驗,也讓他有了想演電影的念頭,「可能是之前演了舞台劇,上過一些課,那些課對我而言幫助很大。不管是舞台上的表演,或是在演唱的時候,那個肢體的感覺,還有與人的互動。」雖然舞台劇在肢體、情緒上需要很滿,才能渲染觀眾,可在電影裡,在表現上可能僅僅細微的舉動,就能吸引觀眾的目光,正因為如此,讓HUSH萌生了想要接演電影的想法。

黑色皮革夾克、黑色皮褲 by BALLY;Oversize 印花長袖衫、B LOGO 運動鞋 by BALMAIN

 

距離讓我們有所發現

在十二月號雜誌裡,我們想要與讀者談談「音樂」。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傳達什麼感受?HUSH:「我覺得現在的階段比較像陪伴吧!如果是以前,就會講得比較冠冕堂皇,可能會說被音樂拯救過,可我覺得並不是每個人都處在那個很需要被拯救的情緒裡。」至於創作中最在乎的部分,他認為是概念,也就是歌詞,就像一首歌的靈魂,「所以歌詞對我來講比較難寫,要琢磨比較久,都需要一直修改,即便是同義詞,可不同的選擇,帶來的方向也會不太一樣。」

所以遇到撞牆期時,HUSH就會停下創作,讓自己再去好好生活一段時間,「創作對我來講,有點像是一個人走在沙漠,走過去的路上都會有飛沙,當你回過頭看到那些飛沙落下,沉澱出一個形狀,而那個形狀就是感觸。你必須要走一段路且不回頭,如果你邊走邊回頭看,它就只是一片霧霧的狀態,直到你離了一段距離,回過頭看才能看清。」

異材質套頭毛衣、打摺造型長褲、Chadd多功能斜跨包 by BALLY

訪談的最後,我們也好奇HUSH這一路走來,抱著什麼樣的信念前行?可曾想要放棄?對此,HUSH笑著說道:「我很相信除了音樂之外,我一無是處,所以只能硬著頭皮想辦法往前走。當然疲憊一定會有,可我覺得疲憊還是小於興趣就是工作的幸福感。但疲憊時,會有很多的自我懷疑,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很討厭自己的歌聲,會有很多的胡思亂想,後來就想通了,也許此時此刻某個角落、某個人,是需要我的聲音,那我就覺得好過點。」


Credit

攝影/KUO HUAN KAO

形象/Makoto Chang

造型/Rhea Zou 

文字/Alec Zhan

化妝/李孟書 (身躰髮膚SHENTIFAFU)   

髮型/Jun Tasi

髮型助理/黃珮茹Huang Pei Ju

== Don't remove this. == -- == Don't remove this. == 0||